用户名:
密码:
同人文化
同人文化

《花卷Y传》同人——葬花逝雪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葬花吟》

【身无彩凤双飞翼】

终究是把日子定了下来。花卿卿梳理着秀发,对着铜镜沾沾自喜。她一直以为那只是清辉的玩笑。然而不几天便开始捣鼓起婚礼来了。

她自得其乐地哼着小曲,满脸的笑颜。她笑靥如花美得惊若天人。然而也不过是天人罢了,她的美足以令天地万物惊叹。

空气里有微微泛甜的花香,配上暖融融的阳光竟可以将人醺得醉呼呼的。她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推开了窗户。

窗外阳光极为明媚,从她的头顶投射出温暖的阳光。她张开手臂拥抱那些无形的光芒,欢愉得仿佛满世界都是她极为喜爱的人。

“清辉,我们真的要结婚么?”她轻轻地问他,两片红润的嘴唇轻轻蠕动。她有些害怕,怕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只是一场玩笑。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开玩笑了,只是从未开过这么大的玩笑。

“当然是真的。”少年轻轻吻住她的额头,唇瓣清凉温软。他的语气依旧那么愉快,却少有了一丝玩笑。

花卿卿想起几日前的事情,不由得笑开了。她的笑靥极美,如怒放的花朵有着逼人的精神。一眼望去便是清新的活跃。

这时几个同僚走了进来,她们穿着大红的衣裳,显然是迎着她的喜日。她们咯咯地笑着,满脸调笑与羡慕之意。

“卿卿,你和清辉真配!”

“就是呀,你们呀,真是郎才女貌。”

“好羡慕你们啊~!”

“你们哟,就是一对壁人啊——~!”

她们一个个庆祝到,毕竟年少的花卿卿有些羞涩的别过了脸。她轻轻开口,只是道谢。

她被她们按在红木凳上梳妆。一个女子握着象牙梳替她梳头,梳齿没入厚软的发中,直直地落入她的手中。

“卿卿,你的头发真好……”她不由得赞叹,眉眼里尽是真诚的羡慕。

“嗯。”花卿卿乖巧地应了一声。

她的头发最终被梳成一个得体富贵的发髻,盘在脑后还未插簪与钗。花卿卿对着镜子晃了晃脑袋,感觉发髻松松垮垮地直往下坠。她皱了皱眉祈求替她梳头的大娘:“大娘,不能紧点儿吗?”

大娘捂着嘴笑,笑意里有些许调侃:“哈,发髻太紧了……怕是清辉扯不开咯~!”

花卿卿别过脸,面颊上飞起一道红晕,却是再也没有说过什么。

【忍踏落花来复去】


灰黑色基调的天空,仿佛是墨水染过的沉绿,雨淅沥沥的下着,偶尔轻微的闪电划过浓郁低沉的云层,渲染出白魅。

“嘿,清辉,是不是感觉特郁闷,新婚大喜之夜哎,却要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雷光明踩过泥泞的小路,调侃道。

“还好吧。”清辉抬头看了看沉闷的天空,心中若有若无的感觉到一丝紧张的怪异。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不过也仅仅持续了几秒,清辉转过头来,脸上带着招牌式的玩世不恭的笑意。

“就怕我娘子等急了也。”

“哈,到时候回去肯定要闹你和卿卿闹到下半夜,不看到你们亲嘴吃一个葡萄我不回去了!”

“嘿,那你试试,我早就有对策了。”

打闹了几句,与清辉并肩的雷光明的表情突兀地变得严肃起来,

“卿卿是个好女孩。”

清辉一愣。

“不要辜负她,答应我,永远也不可以,不然我第一个宰了你。”

清辉笑了笑,又抬起头,面带笑意,任凭雨水冲刷在脸上。

“当然不会,永远不会。”

【明媚鲜艳能几时】

梳妆打扮不用花太多时间,更何况是手巧的女人们。大概一顿饭功夫,花卿卿便由一朵雏菊出落成华贵的牡丹。

雏菊虽美,却不如牡丹。雏菊清丽明秀,虽美却没有艳。牡丹华贵却没有雏菊的清丽。

然而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她便好了。
绣娘取来了正在缝制快要绣完的枕套,她对花卿卿微笑,说:“卿卿,你要把这个绣完。”

“为什么?”不懂规矩的她好奇地问道,眉宇间除了好奇还有跃跃欲试。她向来喜欢刺绣,不过不是很精通。

“嗯……图个吉利嘛,一般都是要亲自绣的,不过嘛……卿卿你就别累着了。”绣娘有些遮遮掩掩的开口,但是神色里并没有太多仓皇。

花卿卿有些怀疑的开口:“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亲自来绣?”

“额……没什么啦……”绣娘依旧是遮遮掩掩。

“说啊!”花卿卿有些焦急,情急之下喊了出来。

绣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握过花卿卿的手,说:“因为这几天你在练霓裳飞天舞。清辉不想让你太累了所以就没让你亲自来绣而是托我帮忙。”

“哦……”花卿卿这样说,还是有些失落。

毕竟是这么大的事情呢……对一个女子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吧……

“来,”绣娘察觉花卿卿的低落,拉过她的手,只感如凝脂一般温软,“你把这只鸳鸯头绣完便好了。”

“估计你绣完了,清辉就回来了……”

“嗯~!”花卿卿欢快地应了一声,接过枕套坐在床沿专心致志的刺绣。

【杜鹃无语正黄昏】

“结界很稳定,真元力平衡,没有絮乱的迹象。”

单手触摸结界,感应了一下,雷光明说道。

“只剩下最后两段结界了,真希望能快点完成任务。”清辉的声音极为细小,似喃喃自语,但却道出了所有队员的心声。

此时,巡查队已经到了芣芷山后山,这里山道崎岖,路道窄小,再加上几天连绵的大雨造成的山石崩塌,以前巡查时走的道路也被封住了,这次的巡查队只得另辟奇径。

天空依然是纯墨色,闪电划过时甚至显现出微微的淡红,雨从巡查开始前就一直没停过,时而狂风骤雨,时而如细丝绵连,但就是不曾间断。

巡查队七人将后山段结界检查过后,便沿着石头泥土堆积的小路,到东面森林检查最后两个结界口。

鼎盛之时甚至被称为【万妖国】的荹芷山,在雨中昏暗的阴影更显其庞大,当年元始天尊在荹芷山大战上古四凶,三天三夜,生生将荹芷山以前的路口劈成了现在的悬崖峭壁,并且把四凶封印起来,在荹芷山加上结界。

荹芷山的结界名为【洪荒九宫百曲阵】,历史上只有元始天尊老人家一人使用过,而在元始天尊失踪后,这个阵法便失传了。

【洪荒九宫百曲阵】阵如其名,由九个阵眼构成,互相牵制,相互呼应,连接成数百道小结界,将荹芷山牢牢包裹。

大阵几乎坚不可摧,只是年代过于久远,阵内真元力的平衡时而会出现些许小问题,需要有人经常查看,修补。

于是有了荹芷山巡查队。

巡查队来到了荹芷山东麓的森林,这里有最后一个阵眼,并且越过森林不远,便是清辉所在的村庄。

清辉一直压抑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一直紧绷的神经也微微放松了些,只要检查过了最后一个阵眼,就可以赶在下半夜回到村子里了。

卿卿还在等么,还是先睡觉了?

清辉想着,不安带来的阴霾扫去了大半,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看你那猴急的样,”雷光明笑道,“怎么,等不及啦?那我先去前面把结界检查完,到时候直接回村就好了,估计卿卿也等急了吧。”

清辉“嘿嘿”笑了笑,雷光明已经带着一人,加速向前奔去。

【落絮轻沾扑绣帘】

然而总有人在身后嚼舌根,当然花卿卿是听不到的。

“卿卿也是命苦啊……”绣娘绞着衣角,脸色发白。她轻声说,“清辉居然在新婚前几天被派出去芣芷山执行任务……”

“就是呀,芣芷山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啊!”一个性情较为冲动的女子已经小声喊了出来,“那么危险的地方,清辉能不能回来的都不是一个定数!”

“不知道呀……芣芷山太多妖魔了,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突然就乱起来了,平时不是好好的么……”

“最好不是有预谋的。如果是有预谋的话,惨的就不止卿卿一个咯!”

“可是卿卿肯定是最惨的!她和清辉是青梅竹马了,这样一来……她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啊。”

最终一片黯然,再也没有人开口。

【风刀霜剑严相逼】

雷光明半蹲在界石前,伸出手触摸界石,突然脸色大变。

他刚要回头警示自己的同伴,便感觉肩上一道凉风袭来。

妖魔!

雷光明的同伴——拥有一头鲜艳红发的少年反应也是不慢,长剑瞬息抽出,一剑将雷光明身后的黑影斩成两半。

黑影落地,却在看清了这个妖怪的模样——和普通兔子长得差不多,但却是兔子的三倍大小,并且浑身皮毛漆黑,在这样的天气里,还真不意被发现。

“是影兔,荹芷山的低等妖魔,怎么出来的,结界崩坏了?”看着影兔的尸体,红发少年问道。

“不是崩坏,”雷光明摇了摇头,手依然支在界石上,“这个阵眼的真元力絮乱得很厉害,荹芷山的结界出现漏洞了,漏洞不是很大,但是不知道有多少妖魔跑了出来。”

“保护我,舒宇,我现在开始修补结界,可能需要一点时间,”雷光明的表情极为严肃,“我不能受到任何打扰,清辉他们马上就跟上来了吧。”

“我明白。”名为舒宇的红发少年轻声道,同时横起了手中的仙剑。

对面树丛中,数十道幽光般的眼睛隐隐若现。

“荹芷山的妖魔?这么会有这么多?”一名蓝色长发的女神将一掌击开近身的牛头妖,身上淡蓝色的光幕弹开数只奔袭上来的影兔。影兔的速度极快,且数量极多,很是难以对付。

“该死,是结界出了问题吗。”同样是击退冲杀上来的妖怪,清辉说道,虽是疑问句,却带着肯定句的笃定语气,

“必须去和光明舒宇他们会和!”

巡查队五人背靠背,围成一个圈,仿佛带刺的转盘一般缓缓砍杀着越来越多的妖魔,缓缓朝着雷光明所在的地方前进。

脚下泥泞的草泥地渐渐沾上了越来越多的鲜血,绿色的血和红色的血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是神将们的,还是妖魔们的。

几乎已经可以看到远处山丘上被包围的雷光明和舒宇了!

“掩护我!”神将中,一名棕色短发的精干男子大声喊道,同时双手掌面朝上,庞大的真元力开始聚集。

另外四名神将立刻将他包裹在中间。

“地支真言——碎!”

五个字节,却仿佛包含着无穷的力量,敲打在人的胸膛上。

清辉也感觉胸前一阵一阵的血气翻涌,没次大鸣用这一招都会有这样连带的效果,离他最近的效果最严重。

但这只是小小的附带效果而已。

“轰隆轰隆”地动的沉鸣声响起,伴随着声响,整个大地都仿佛震颤了起来,裂纹慢慢从草泥地中浮现,接着裂纹越来越来越大,无数大小石块竟然就那样凌空飞了起来!

大鸣双目通红,健硕的身体上青筋暴起,仿佛是使出了全身的力量。

大鸣将手合十,狠狠一拍,土黄色的光芒在他双手形成一道强光然后炸开。

“地支真言——爆”

漂浮在空中的无数大小石块仿佛瞬间有了生命一般,朝着妖怪群狠狠撞去,顿时,惨叫声和尖叫声响成一片,巨大的石块在接近妖怪群后甚至爆炸,炸成无数细小的碎片产生更大范围的攻击和杀伤。

“就是现在!冲出去”

清辉大喝一声,左手青光暴起,光芒带着慑人的气息卷向已被碎石击打得晕头转向的妖怪群。青光漫过之地,只听见一片一片的惨叫声,妖魔们连灵魂带身体均被毁灭得一干二净。

叶门仙术——青化掌。

五名神将都是仙界精英,个人实力都是不弱,顿时各色光芒闪烁,生生撕开了一条通往雷光明所在山丘的缺口。

可是清辉的脸上却没有一丝轻松的,反而愈发的凝重起来。

什么感觉?心脏都好像被紧捏着了,好像有什么在盯着我们?

在盯着我们!

【闺中女儿惜春暮】

笨手笨脚地绣完了鸳鸯头,花卿卿有些疲倦地抹了一把汗。汗不多,细细的遍布了整个额头。

“绣好啦?”绣娘推开珠帘探头看她,看到花卿卿眼神的示意便走进来接过枕套。

仔细检查了一番,她笑了笑,翻过枕套摸了摸密密麻麻的线,说:“哎,绣得挺好的。”

花卿卿有些得意地笑,笑容在妆容的修饰下转变成了另一种风韵。绣娘麻利的将枕头套好,对花卿卿说:“哎卿卿,你自己有试过躺在自己绣得枕头上么?”

“没……”

绣娘满意的微笑,笑容里有难以捉摸的古怪:“哎哟马上就行啦~!”

花卿卿瘪着小脸看她,满脸的不乐意。

绣娘捏了捏她的鼻子,突然想起清辉还没有回来。

她的动作迟疑了一下,下一刻她巧笑,跑出房去。在花卿卿迟疑的片刻她又出现在她的面前,手里捧着艳色的盖头。

“新娘是要盖盖头的!”她将花卿卿按在床边做好,让她把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安静做好。

花卿卿闭上了眼,面色端庄凝重,她感觉她的世界一片灰黑,蓦地冒出一抹淡淡的暗红。

她知道,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要来了。

【阶前闷杀葬花人】

“炙兮阳燧!”

舒宇的长剑已被接连使用的火行法术而染得通红,整个山丘已被庞大的火焰笼罩,除了火焰便是火焰,巨大的火圈将舒宇和雷光明包裹。

“光明,还没好么?!”

再一次挥剑击退了冲杀上来的妖魔,舒宇大声道。

雷光明没有回应,此刻的他半蹲在界石前,紧闭双眼,脸色凝重,汗水更是如雨一般落下。

舒宇知道雷光明恐怕不好过,于是咬了咬牙,继续拼命缀集真元力,凝聚着下一次的法术。

白色长袖下的手滴着血。

只有舒宇自己才知道他自己的状况,左手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受到重创,已经无法使用,并且舒宇刚刚才发现,攻击他左手的那个妖魔,居然带着剧毒!

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三月香巢已垒成】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

已经过了一夜,清辉仍旧没有回来。

花卿卿端坐在床沿,盖头下是她紧闭双眸的面容。她悄悄的休息,并不知道已经过了一夜,而她的丈夫还没有回来。

她的同僚索性也不去叫醒她,或者说根本不知道她在打盹。但是她们都默默地在心里祈祷,祈祷清辉快些回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晌午时分,她睁开了双眸。

她看不到任何东西,视线里一片被阴影笼罩的嫣红,淡淡的仿佛蒙了一层灰。

她听到同僚细碎的交谈,却没有任何反应。她固执地坐着等待。

花卿卿默默地记着天数。她在心里数着,数着他迟了多少天。

“清辉,你又忽悠我了……”她轻声说,声音苍白,因为多日未进食而无力。

【梁间燕子太无情】

“大鸣!!!”

伴随着四名神将在一瞬间不约而同的惊呼,大鸣的前胸毫无征兆的地飘起飞扬的血花,然后带着不明所以的表情,大鸣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激起阵阵灰尘。

清辉呆呆地看着大鸣倒下的身躯,感觉内心深处某个东西被触动了一下。

是真的,是真的!

大鸣死了!

清辉就那样呆呆地站在那里,其他三名神将都杀红了双眼,下手更为凌厉和猛烈,朝着冲向大鸣尸体的妖怪们疯狂冲杀。

“六合寒水决——千冰听雨翔!”

清脆的相应响起,紫色长发,扎着马尾的女神将梦的四周立即聚集大量的水元素,水元素凝聚成上千根冰针,悬浮在梦身后。冰针在半空缓缓旋转,寒气四溢,咄咄逼人。

“解!”

依然是清脆的声音,但是这次,声音里却包含了苍冷的杀意。

数千根冰针狠狠袭向妖魔群,逼退了前途后继的,冲向大鸣尸体的妖魔群。

可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一团模糊地黑影瞬间袭梦,速度奇快无比,只在空气中留下淡淡的影痕,几乎是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到了梦的身前。

梦睁大了眼睛,但是却无法再有什么动作。

“哧——”地一声撕响。

数朵血花绽放在空气中绽放。

几滴血甚至飞溅到了梦的脸上。

梦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黑影被另一个更快的黑影撞开,然后带起阵阵血花。

两个黑影狠狠撞在对面的大叔上,激起树叶飞扬,梦在看清了两个黑影的面目

——双目赤红的清辉将一个灰白色头发的怪人狠狠压在身下,清辉双手握着仙剑,直直插进灰发怪人的胸膛。

灰发怪人被压在泥地上,汩汩的鲜血自胸口和口腔流出,抽搐了几下,灰发怪人扭头死去。

“啧啧,这一代的神将素质还真是不差啊。”

尖锐的声音响起,远处一座山丘上,一名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巍然而立,声音的来源自是他无疑了。

围着巡查队的妖魔们全都停止了进攻,站在原地,仿佛是在等待什么指令一般。

黑衣男子身旁,还有两个身影。

“光明!舒宇!”

梦失声叫道。

“呵,界石差点就被这个小子修复了呢,如此擅长修补阵法,仙界还真是人才济济啊。”

【独倚花锄泪暗洒】

数天后的深夜。

窗外有细细密密的雨声,与那天阳光明媚截然不同。她听到有断断续续的脚步声和不知名的液体滴落在地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靠近了。她低头,看到地上一滩血。

她一把掀起盖头,刹那间泪流满面。

“清辉——”

然而抬头后,瞬间的迟疑——

“……光明?!”

【洒上空枝见血痕】

雷光明和舒宇斜躺在黑衣人的身旁,看样子似乎晕厥过去了。

清辉抬起头来,散乱的墨绿色长发遮蔽了双眼,但发丝深处依然能看见透彻的红光。

黑衣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冷哼一声,嘴里吐出几个奇特的字节,围着巡查队的妖魔们仿佛得到了命令,再一次疯狂扑向神将们。

清辉甚至没有和其他神将有一句对话和眼神的交流,身上青光暴涨,径直一跃而起,冲入妖怪群中,手中长剑速度不减,疯狂地收割者妖怪们的生命。

其他三名神将则很有默契的围住大鸣的尸体,摆出三角阵型,抵御起妖怪们的进攻来。

黑衣人看着妖怪和神将们厮杀,却是没有半分动作,大概是想要等到神将们和妖怪拼杀得筋疲力尽时,再一击求中吧。

只是黑衣人的如意算盘却是打得太妙了点。

清辉爆发出于寻常毫不相符的实力,身上的青光深处甚至带上了丝丝红晕,仿佛血丝一般缠绕在光芒之上。

此时,清辉的双眼已被不知名的红色光芒笼罩,入目的一切尽是一片血红。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黑衣人的身影出现在清辉的眼里,三个字便随着黑衣人的身影一起印烙在脑海中。仿佛魔音一般指示着清辉的行动。

突然,清辉一掌拍开面前的小妖怪,然后高高跃起,踩在一只妖怪的头上,借力再次弹起,就这样借力七八次后,清辉一跃到了山丘之上。

黑衣人的反应却也是不慢,清辉甫一接触到山丘,黑衣人便已经以奇快的速度冲到清辉身前,身子一矮,一记鞭腿便扫向了清辉。

清辉身子朝前一倾,手抓住黑衣人的腿正准备借力弹到黑衣人身后,谁知道一抬头,之间一个拳头带着凌厉的拳风呼啸而来。

“碰”的沉闷的声响,清辉被打得腰身一弯,但是在巨大的力道下,双脚却依然不曾离地!

但是这一拳,却是让清辉的神志恢复了一丝清明。

痛!

好痛!

这是清辉恢复清新的第一感觉,紧接着,又一股冰凉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几乎是强行扭腰躲闪,但是黑衣人的速度奇快无比,黑色的指甲依然在清辉的腰间带走一块血肉。

“六合寒水决——莫洛孤尘兮泫露!”

梦的声音再次响起,一片肉眼可见的霜气在清辉的身前聚集,瞬间凝结成一道冰墙。

黑衣人却是来势不减,一拳狠狠砸在冰墙之上,

“咚”的沉闷的声响,冰墙上激起舒道冰屑,但是却依然没有被打破。而此时,异变突起,黑衣人的拳头击打在冰墙上,仿佛触动了什么,他所击打的那一片顿时化为一团白蓝色的雾气顺着拳头向黑衣人袭来!

“哼,雕虫小技!”

黑衣人冷哼一声,拳头上竟然爆出一阵黑色光芒,只是一瞬,便将冰雪全部消融。

远处的梦仿佛受到了极大地打击一般,脸色一白,一口黑紫色的鲜血便吐了出来。

清辉再次暴露在黑衣人眼前,黑衣人几步便冲上前去,清辉勉力支起,挥剑来战,奈何此时他负伤在身,完全无法伸展,出剑时黑衣人出手顺着剑身滑下,一直滑到清辉的手肘,然后狠狠一捏,清辉的【清完】剑便被黑衣人一把夺了过来。

就在黑衣人准备一剑刺死清辉时,却感觉脚下被人狠狠一拽,差点摔倒。

却是舒宇清醒过来,看到方才的情景,不容多想,便扑上前来抓住了黑衣人的腿。

黑衣人恼怒之下,挥剑刺向舒宇,但是连刺数剑,却也不见舒宇松手,反而是越抓越紧。

“清辉快走,快走!”

红发少年满嘴鲜血,口齿不清地喊道,双手因为过度的用力而发白起来,本已受伤的左手更是已经变成了“血手”。

“不知死活!”

黑衣人飞起一脚踹开舒宇,正准备在上去一剑将他刺死,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双手拦腰抱了起来!

黑衣人只来得及看到一张墨绿色头发,笑意盎然的脸。

——卿卿,只怕真的不能陪你了呢。

【知是花魂与鸟魂】

天空是灰黑色的。有密密麻麻的雨丝不断地落下以浸湿她的嫁衣和他的战衣。

她的眼帘中映入的是一片空白的景象。唯有那个心爱的男子无力的垂头坐在树下,躯体靠在躯干上。一把铮亮的剑刺入他的胸口,正中央。

“回来的路上有埋伏……芣芷山妖魔的圈套……我们七个,”身后传来光明伤痛低沉的声音,“对方人数太多……”

她有些迟疑地跌坐在爱人的身旁,无力地呼唤他:“清……辉……”

“你又和光明一起骗我的是不是?”她强笑,去推清辉的身体
然而已是一片僵硬。

清辉滑到在他怀中,嘴角残留血迹。

这不是真的……她抱着心爱的男子,身躯无力的瘫软,这绝不是真的……

雨落得无情,时不时还飘来几片落叶。

无尽的苍凉。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光明摊开手掌,掌中一个微笑的玩偶。

数个时辰前的芣芷山上,月清辉中剑倒地,他的铠甲上满满是血。

“光明……回……带……我回……回……卿……卿……”他的声音支离破碎,喉咙里不断地发出模糊的音节。

他似是想要起身,然而他每动一下,体内未拔出的剑便悄无声息的蠕动一下,无声地绞碎他的血肉。

泪水从眼眶里淌出, 无力。
还有这个卿卿送的守护娃娃……他眼神绝望。

他抬起手,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手中的玩偶交给了光明。

他想起多年前的场景。女孩的眼角还有泪光,手中握着一个小巧的玩偶。

她对他说,“带上以后会超级无敌哦!”眼神仿佛在表达“以后被师父打PP也不疼了!”。

他无奈的说,“直接保佑师父不打我不行吗?”

对她说……卿卿……对不起……

光明垂头,看见他眼里的绝望 与不舍。
                                   ——终了

[谨以此文献给清辉和花卿卿。]

[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就此结束了吧。]

[也许公子南也还有机会了。]

                                                                                                            文/V子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漫客首页 | 广告招商 |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 006 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 鄂ICP证 B2-20030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