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同人文化
同人文化

《偷星九月天》同人——追星

     海面上是一眼望不着边际的星星点点的金光;海水在夕阳的余晖下染成了火一般的金黄。遥远的地平线上空,火烧云在蔓延,仿佛要将整个天空吞噬。

     海浪拍击着礁石,时不时的会有水花溅到这对相依偎着的两个人的衣服上。在海风吹拂里,路西法那蔚蓝的如天空原色一般的长发像淡薄的轻烟一样地飘逸着。偶尔会有几根发梢扫过他怀中的公主,沧月脸上。沧月将头靠在路西法,不对,是此刻的玄月肩上,嘴唇苍白,却依然上扬。两个人什么也没有说,都只是凝望着辽阔的海洋。不知道过了多久,火烧云烧到了二人的头顶,为他们填充了一个温馨浪漫的背景。玄月对着海的另一边的夕阳笑了。沧月微微扬起头,用清纯留恋的目光端详着玄月的脸,看见他嘴唇下的血已经干了,面容有些疲惫,却依旧微微的弯着嘴唇。他笑得那么美好,那么自然,这种真善的感觉就像是从清水中刚刚绽放的莲,处淤泥而不染。想要抬起手抚摸少年的鬓角,才发现自己连抬手的都没有了。这样也好。沧月这么想着,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在沧月完全和尚双眼的同时,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少女的面颊流下,化作一颗金**的宝石,滴落,被海容纳。

     等到火烧云开始从头顶退去,世界半明半暗的时候,玄月低下头,用无限温柔的目光看着怀里的沧月。也许在刚刚,她才睡着的,瞧,还挂着淡淡的笑呢。他说,沧,你睡觉的时候,真的好美……我也有些累了呢。

     说完,他闭上双目,抬起了头,更用力地抱紧了他的爱人。

又一个海浪从远方扑过来,浪花溅落在少年俊秀的面容上。然后他又低下头,瞳孔里泛着一层淡淡的晶莹。他说,沧,我终于学会了爱。这片海,是我们小时候几乎天天都会来的地方。我们约定了很多事,现在只有一件可以兑现。他停顿了一下,回头朝岸边石崖顶上的黑月铁骑们望了一眼,然后抱着手中的少女站起来。我们可以死在一起。

     望见远处一个巨浪正朝这里扑来。石崖上的黑月铁骑迅速退后。在视野中的漫天浪花回归到大地与海洋后,远处的礁石只有覆盖在上面的海水在反射着夕阳最后的余晖。

     什么也没有留下。此时此刻,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了一轮正在落下的夕阳,和渐渐被染成黑色的天空。六月抬起手擦去脸庞的不知是海水,还是泪水的液体。一月手中的波板糖被缓缓松开,坠落石崖,炸出一朵巨大的礼花。九月蹲在地上,怀里抱着重伤的十月,一直凝望着远处的礁石,看着它一次又一次被海浪淹没,然后又显现出来。她觉得自己的心中有台风在呼啸,弄乱了她的整个世界。她的手温柔的抚摸着怀中少年硬朗的轮廓,觉得他,其实也很脆弱。

     一切都该结束了。她这么对自己说。


——“玄,我怕死。你以后愿意跟我一起死吗?”
        “愿意。”

 

 

【一】

     时间的确过去的很快。但它就像湍急流动的潮水,从记忆的鹅卵石上快速奔腾而过,并且留下了痕迹。任凭日后怎么做,都无法填充掉它。

     我始终无法释怀,玄月与沧月之间的爱情,这或许才叫真正的爱吧。谁能够感受到,一个整日在高楼大厦之间飞跃的大盗——九月天的内心那块是最温柔、敏感的地方呢?我只是一个孤独的小偷罢了。
     我叫兰雪,也是国际大盗九月天。

     靠在沙发上,听着身后传来的琉星与包子的打闹声,我突然就不太明白,我为什么选择了他。但是即使这么想,却也没有后悔。没有后悔那一晚,拒绝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

      很少看见月亮有今晚这样圆,皎洁的月光洒满枫树的枝叶,反射着应色的光芒。穿过枝叶间缝隙的月光照映在我面前这个帅气少年的面容上。月光下的你,仿佛是一个天使,浑身被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包围。你用充满了无限温柔与期待的目光,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你对我说,九月,跟我走,我保证,我用一辈子守护你。我抬起头直视你,对上了你那真诚的可以如锐利的剑之差肺腑的目光。你那修长的睫毛上仿佛沾有泪花,在月光下闪烁银色的淡光。你在等我的回答。良久,我上前,轻轻的抱住了你,将头贴在你坚实的肩上,我可以清晰地闻到你身上散发的荷尔蒙气息,那么浓烈,我被这种浓密的气息环绕,从心里最深处不由自主的洋溢出了强烈的幸福感。我闭上眼,享受着月光的沐浴和你的爱。你也轻轻的抱住了我,我可以感觉到,你笑了。

      我说,十月,你在我心目中,永远最强。你是我的一个,好哥哥。

      说完,我张开了了双眼。我感受到了,你身躯的微微颤动,不过,一会儿又平静了下去。我还想再说些什么。你打断了我,九月,让我多抱会儿你,好吗?什么都别说了。

     我没有再说话。只觉得有几滴滚烫的液体滴落在我的后背上。你伤心的时候多么让人心疼啊。在我的记忆中,你,十月哥,只有两次哭过,一次是在小时候我一次得重病的时候,还有一次是你在使用“炽修罗”后再见到我的时候。那时我愣住了:十月哥,会为我哭?我一直都认为你很坚强。

      你猛地松开我。我站在树下,看着你,渐行渐远,你的背影在月色下开始开始模糊;你走起路来还是和以前一样,每一步都铿锵有力,不会回头。在你即将在我的视野里消失的那一刻,你大声说对着黑夜喊出:九月,祝你幸福!之后,黑暗的静谧中只剩下了我。我的眼圈红了。想哭,哭给谁听?对不起,十月哥,我伤害了你。

      手机短信的铃声将我拉回现实。我快速抽出张纸擦去眼角的泪水。琉星这家伙什么时候把我的**改成了《青鸟》。

     来信人:Q博士。

     我给键盘解锁,点击“接收。”

     <九月,我是Q博士。对于古悉兰秘宝的收集也已经差不多了。今晚将是九月天最后一次现身。你的任务是:夺取这个城市不远处的S市的星贸大厦里的“身边的暗香”。这是一块古悉兰最神秘的蓝钻,祝你成功!>

      最后一次么?过了这一次,我就可以做一个普通的女孩了吧。每天购物、健身、喝茶,使唤“灰姑娘。”我这么想着,一丝笑意,不经意的流露了出来。我反头望着累趴在远方的你,琉星,将微笑彻底展开,灰姑娘,今晚,最后一晚,你能捉住我吗?

 

【二】

      通告我已经发出去了:

     <朋友们,今晚12:00我要带走你们的“身边的暗香”,这将是你们最后一次与九月天交手!想要三十亿的尽管来吧!>

     琉星站在电视机面前,双手紧握着,他的眼神无比坚定,身躯因为激动在明显的震动。正望着屏幕上女主持的上下跳动的嘴唇。

“小雪!”琉星说。听到声音,兰雪将时尚杂志放下。“今天晚上……”琉星微微地向身后侧过来。兰雪在等待琉星说完,同时她也在猜他要说什么。琉星完全转过身,对兰雪做出一个大拇指,用自信的微笑说道:“我一定会捉住九月天,拿到三十亿,还清那一亿元哦!”兰雪听完,她并不觉得惊讶。她从沙发上下来,走到了琉星面前,用一如从前的笑,说:“不管怎么样,我相信你。”说完,兰雪凑到琉星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琉星的脸红了。兰雪在踏上最后一级阶梯时,说了句“加油。”

     小雪,她刚刚。我楞在这儿,脸上是一幅幸福的图景。

她,她刚刚对我说,<没捉到九月天,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灰—姑—娘!>

     我感觉到,我的内心正在澎湃,一股温暖的气流在我心灵上空游荡。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琉星,十月已经将他的第七感送给你继承了,你可以的,为了小雪。

     风席卷着黄沙,凛冽地肆虐在天与地之间。漆黑天地里的分外安宁,远处的天边挂着一轮明月。脚下,就是黑月岛的遗址。站在这上面,黑月铁骑的心里面都有一种无法口头表达的酸楚。现在的黑月铁骑,只剩下一月,二月,五月,六月,七月,八月,十月了。一月在六月的怀里睡着了,仿佛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剩下的几个,全都在望着站在直升机顶的十月。十月抬起头,仰望着苍穹,风沙击打在他的衣服上“沙沙”作响。“十月哥!”二月跳上机顶,站**身后。“十月哥,你还在想着九月姐么?”

    我没有回答二月。

    让他说中了,我真的很想念九月。我不是已经祝她幸福了吗?那我还有什么好遗憾?
    我将手中这块墨绿的石头——转生石高高举过头顶。我对着身后说道:我们要走了。我不知道我们转生后还能否重逢,但是,我们该走了。转生之后,我们将从零开始,失去所有记忆。准备好了吗?
    随时可以。你们回答我。

可以走了,我说。

  “九月,要小心,琉星正从你身后100米快速接近中。”Q博士的声音在九月天耳边响起。她的下面,是繁华的城市。她正在跳跃着超过这些高大的建筑。“收到,博士。”“千万小心!琉星现在已经完全复制了十月的第七感!”无线电那头,Q博士明显担心。      “ 不会有……”九月天正想说“事”时,一朵炽热深红的焰花从身后袭来。

   “那是!<炽红莲>!?”

     我稳稳地站在这栋楼楼顶。被飓风晃动的厉害的头发后面是一朵爆炸产生的烟云。果然,你已经可以**控制火元素了。我对站在前方五米远的你说。所以,你今天逃不掉了。你的嘴角微微得意。
寒冷的晚风无情地吹刮着,仿佛这一切早已注定。站在这么高的楼顶,我也不寒而粟。我与你命运牵连着,今天要彼此战斗,这没什么好怕的。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决斗。一年多以来,围绕九月天所发生的故事,似乎将要划上句号了。

     好快,我这么想着,已经与你交上了手。我现在必须全力应战,你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你了。我飞快地躲闪着你的攻击,丝毫没有还击的余地。琉星,你为什么要抓我?我问他。因为我要还一个女孩一亿元。你回答我。你丝毫没有松懈对我的进攻。然后,你说我有点儿喜欢她。我笑了,我在心底里笑了,足够了。你突然往后一退,将手掌拍击地面上。我离你只有三米,我知道,我输了。
     <彼。岸。花>

     我倒在地上,浑身如火在体内焚烧般灼痛。我呻吟着,忍着剧痛问你,你现在为什么不抓我。你看我看了一会儿。你缓缓地说,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做那个女孩一辈子的灰姑娘。希望你以后消失。我走了,保重。

     一瞬间我觉得万籁俱静。望着你远去的背影,我很开心,我的灰姑娘,真的。

     屋内一片寂静,包子等人已经睡了。兰雪刚刚回来,依靠宝石的能务,恢复了元气。此刻,她正躺在沙发上,佯睡着,等待她的灰姑娘。

     周围十分安静,不时可以听见几声蝉鸣。路两旁的路灯的灯光投影在地面上。我走在这条温馨的道路上,我的心很重,重得使我的每一步都特别缓慢沉重。我一个人拖着冗长的影子走着,我想着,想着这段时间来所发生的事。走过了这个拐角,我停住了脚步。远处,别墅一楼的客厅的灯还亮着,我的心一小阵欣喜,小雪,在等我?

    琉星跑向别墅大门。他的每一步所发出的“嗒嗒”声回荡在宁静的夜空。、

   “碰!”大门被用力推开。“门没锁?”琉星自语。他用手擦去眉间的汗水,走向客厅中央。在暖洋洋的灯光下看见她躺在沙发上。他停在了兰雪前,半弯下腰,端详着睡梦中的兰雪。客厅,金**的灯光笼盖了这儿的所有家具,每一件家具都仿佛披上了浅浅的金色的纱衣。朦胧中透露着一种安逸。兰雪的嘴唇,有如早上,沐浴在八、九点钟太阳光中的樱桃,红润中带有丝丝金黄。兰雪那修长的睫毛反射着灯光,就像是飘浮在阳光里的柔软的金色羽毛。

琉星对着睡梦中的兰雪笑了,眼里充满了幸福。琉星将自己红色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兰雪身上,轻声说了句:“别着凉。”正在琉星转身即走时,像是在说梦话一般,兰雪说了句。
    “琉星,做我一辈子的灰姑娘。”然后翻了个身。

我答应你。我在心里对你说完,转身上楼了。在我跨上最后一级阶梯时,我关掉了客厅里的灯。

     当整栋房子安静下来之后,兰雪的脸颊滚下热泪。

     我没看见。但我就是知道。

【三】

 

     这的结束了。
     我在心里这么说着。
     明天,我要你将房子打扫三遍。
                                                         INK-END              文/aa52001

网友评论:

我要评论:

已有0条评论查看评论

漫客首页 | 广告招商 |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 006 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 鄂ICP证 B2-20030034-1